en
上訊信息王煒:五年CDM耕耘,將“數據用好管好”這件事做到極致

著名作家斯賓塞·約翰遜曾經說過“唯一不變的是變化本身”。對于本就快速迭代、日新月異的ICT信息技術來說,這次變化稱得上顛覆式的革命性變化,在新的數字創新浪潮的席卷下,數據正在替代CPU計算成為IT系統新的核心,資源要圍繞數據轉而不是圍繞CPU轉,數據的重要性已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如果仔細來分析數據,從用途上來劃分可分為生產數據以及輔助類數據。前者滿足業務需要,后者則用于輔助決策、開發、測試以及容災、備份的需求。與此相對應的是,提供存儲技術支持的系統也可以進一步區分為主存儲和第二存儲。前者是大家熟悉的全閃存陣列以及云存儲,強調性能、可靠性、穩定性等,后者以CDM(上訊信息敏捷數據管理平臺ADM產品)為主,主要強調容量、容災和開發、測試、數據分析以及數據安全使用(脫敏)。


對于行業企業來說,數字化轉型、數字經濟創新,更多的考驗還是來自于第二存儲所帶來的挑戰,比如海量數據快速交付、數據合規管控等等。由于早先應用認知上的缺乏,沒有進行集中有效的統一管理,不僅效率低下,安全得不到保障,管理成本也居高不下。



圖片

上訊信息數據安全產品研發部高級產品總監王煒(右)和DoIT總編宋家雨(左)



但是情況也在快速發生變化,按照上訊信息數據安全產品研發部高級產品總監王煒的判斷:CDM“爆發”階段,就要到來了!


DoIT總編宋家雨為此對王煒進行了專訪。



ADM產品中標喜訊頻發


在金融、電信領域,上訊信息敏捷數據管理平臺ADM(以下簡稱“上訊ADM”)近來喜報頻傳,這是找到市場的突破口了嗎?


宋家雨:近期看到上訊信息公眾號發布了不少ADM產品中標的喜訊,請您談談相關情況。


王煒:上訊ADM產品越來越受到行業客戶的關注與青睞,近期若干家大型城商行及其他金融機構在通過嚴格的POC測試后招標選購了上訊ADM產品和服務,這是對我們產品在CDM領域應用的高度認可。


如今國家從陸續出臺新的政策法規上升到了法律的高度,對數據安全、數據生命周期等相關業務的應用管理要求更高,監管更嚴。金融行業更是采取了相對更為嚴格的管控機制,上訊ADM產品的數據全生命周期管理的理念以及功能,很好的滿足了相關應用的要求,可為測試開發工作快速準備數據,從而推動用戶滿足于新一代數據使用和管理的需求,這也是推動ADM應用需求的重要原因。


宋家雨:我想了解一下ADM主要解決了用戶哪些問題或者痛點?它有哪些主要的功能?


王煒:通過與包括金融、運營商在內的用戶座談,我們了解到用戶目前在開發工作中的痛點主要包括:針對應用開發、QA、用戶驗收、產品支持、報告和備份等。從生產數據源創建8~10份數據副本,以一個5TB的生產數據庫為例,往往要為下游創建出40~50TB的數據副本,如今用戶常常擁有超過上百套生產數據庫,如此計算,數據副本就達到了PB級的規模,不可避免的帶來了海量數據存儲和數據維護管理的需求,用戶不堪重負。


不僅如此,在傳統生產協作流程中,當開發和測試人員想要獲取數據副本時,從需求申請提交到準備好系統環境,往往會耗時幾天、甚至按月來計算(視數據規模、環境準備情況等而定)。


如此應對和處理海量數據并非最佳!不僅大量浪費了存儲資源,還帶來了數據合規和敏捷性等方面的問題,影響了用戶應用程序的快速迭代,這對于今天追求敏捷轉型和DevOps轉型的用戶而言難以接受。


為了幫助用戶統一集中管理這些海量的非關鍵性數據,尤其是冗余的數據副本,CDM技術應運而生。


上訊ADM產品就是CDM技術的典型應用。它的主要功能大致包括:


第一, 生產數據備份;

第二, 備份數據有效性驗證;

第三, 數據脫敏;

第四, 測試數據的極速交付;

第五,數據訪問權限管理;

第六,數據庫審計。



圖片



宋家雨:CDM技術在業界提出幾年了,它和傳統的備份有什么區別?能否取代備份?


王煒:備份是CDM獲取數據的一種方式,新建業務系統的數據備份直接用CDM來做是比較合適的,可以在實現數據備份的同時盤活備份數據。如果已經部署了備份系統,CDM可以實現備份數據的自動恢復校驗,與備份系統形成互補。


傳統備份技術是將數據恢復后交付使用,恢復的過程很長,而CDM保存的是原始格式數據,可以直接交付使用。相比備份,CDM更加關心的是數據的交付使用與管理。


數據備份是CDM獲取數據的一種方式,新建系統采用CDM方式進行數據備份、數據交付、數據脫敏、數據管理,是比較好的一種選擇。對于已經建設了備份系統的用戶來講,希望看到的是CDM與傳統備份的互補、并存,因此CDM的另一種數據獲取方式(備份數據管理)正好可以實現互補。


近幾年,CDM產品在國外的應用已經較為普及,不僅限于備份,在開發、測試、數據分析等領域都得到了廣泛應用。


國內在近兩三年中也不斷的有國內企業投身到這個賽道,但一些企業的產品本質上是備份產品,這類產品與CDM技術還是存在著較大的區別。簡單的說,備份從根本上是作為數據的保底存在,一旦發生物理或邏輯故障,可以為用戶提供災難恢復。而CDM側重于對數據的生命周期管理,是牽涉到用戶數據獲取、數據存儲、數據使用的全流程的生產力工具。


宋家雨:Gartner在2020年存儲和數據保護技術成熟度曲線中,預測CDM將在未來5~10年進入“實質生產的高峰期”,CDM目前在國內外的發展狀況如何?


王煒:過去的十多年時間,CDM的廠商主要分布在北美,包括像Actifio、Cohesity、Rubrik等公司,在技術趨勢上,逐漸走向跨數據中心和混合多云的數據管理,滿足用戶利用數據副本進行價值利用,以及安全合規的需求。


而國內,近兩年CDM技術在金融和運營商這兩個行業獲得了蓬勃發展,已經開始在測試環境、準生產環境乃至核心生產環境部署CDM技術,滿足數據敏捷使用和數據安全管控的需求。并且金融和運營商兩個作為對數據安全合規性要求極高的行業,他們對CDM技術的應用能夠起到示范引領的作用,帶動其他行業對CDM的采納。


在法規遵從上,包括像今年國家醫療保障局《關于印發加強網絡安全和數據保護工作指導意見的通知》,以及最近的《數據安全法》,對數據的全生命周期管理都提出了要求,這將促進CDM技術獲得更廣泛的應用。



新賽道耕耘


在CDM這個新賽道上,上訊已經耕耘了多年,有什么心得與體會?


宋家雨:我們知道上訊信息早在2016年底就發布了CDM的成熟商用產品——敏捷數據管理平臺ADM,從一家專注網絡安全領域的公司到切入CDM數據管理這一新賽道,可否介紹一下貴公司有基于哪些方面的考慮以及這5年多來在此領域,人員、技術儲備、研發的投入情況?


王煒:數據作為信息時代的石油,我們極其看好這條賽道的前景。經過多年的行業實踐,我們也看到了企業在數據副本管理上的一些痛點:比如說效率的問題,數據交付慢,有時候一份數據從提出申請,準備環境到交付使用,久的話需要1~2個月時間;成本的問題,數據存儲成本和人力成本都居高不下;以及數據安全的問題、權限管控的問題、備份數據缺少利用的問題等等……


從2016年底發布,經過近5年的潛心打磨,將多年的安全優勢結合CDM技術,上訊ADM產品無論是功能的豐富性、產品的穩定性,還是對用戶業務場景的理解,可以說在國內這個細分領域都是遙遙領先的。


在實踐中,上訊ADM產品也開始逐步將備份、數據交付與管理、數據脫敏等功能進行融合,基于端到端的流程自動化和數據集中管控,真正幫助用戶實現了數據價值的利用。


面向未來,上訊信息初心未改,那就是把“數據用好、管好”這件事做到極致。



圖片



宋家雨:ADM的交付形態是純軟件還是一體機?部署的地理位置除了本地數據中心,可以支持公有云嗎?


王煒:上訊信息是一家軟件公司,ADM是其研發的具有戰略意義的軟件產品,可以純軟件方式交付部署,也可以以一體機的方式交付部署,交付方式比較靈活。


ADM支持公有云部署,我們在某國內大型運營商總部的項目,就是部署在華為云、電信云、聯通云三朵云上的。


宋家雨:ADM對結構化數據和非結構化數據都可以支持嗎?


王煒:目前主要的應用場景是結構化數據,后續也會根據用戶的需求,支持非結構化數據。


宋家雨:在數據的獲取上,支持哪些方式?


王煒:支持的數據獲取方式比較豐富,在用戶已經有備份系統的情況下,支持從現有的備份系統獲取數據;也可以從生產環境實時獲取數據,還可以自助上傳腳本備份的數據等多種方式。



影響、變化和挑戰


都知道機遇和挑戰并存,但要把握并不容易,有市場因素,如觀念和習慣,也有未來技術的沖擊,如容器/云原生、信創等技術的影響。


宋家雨:ADM和容器的結合對用戶會不會是一個不錯的解決方案?


王煒:確實是這樣。容器技術相比傳統虛擬化技術更輕量、更容易實現動態遷移和設置,以及從開發到生產更快速等諸多優勢,利用容器可以迅速的把應用環境搭建起來,而上訊ADM產品則可以快速交付所需數據,從而加速應用環境的交付使用。


宋家雨:我們目前主要的應用行業和應用場景是什么?為什么會做這樣的側重?


王煒:主要的應用行業是金融和運營商,應用場景比較多的是開發測試場景。這兩個行業一是數據量大,二是對數據的利用有比較多的需求,三是對數據的安全合規要求較高。隨著《數據安全法》的出臺,越來越多的行業會注重對數據生命周期的安全可控管理,醫療、教育、媒體、政府這些行業未來都有可能加大對CDM應用的投入。



圖片



宋家雨:您認為ADM這款產品最大的競爭優勢或者說它的“護城河”是什么?


王煒:目前市場上一些廠商強調數據的獲取能力,在產品形態上更偏向備份產品。而對于上訊信息而言,備份只是其中的一種數據獲取手段,在數據獲取環節既可以通過用戶既有備份系統內獲取數據,也可以通過從生產環境實時獲取數據,又或者用戶以腳本的方式自助上傳數據等多種方式。上訊ADM產品還是以CDM技術為核心,實現了從數據獲取、數據存儲、數據構建、數據使用、數據歸檔到數據銷毀的數據全生命周期管理。


宋家雨:可否介紹一下目前有哪些應用案例,通常的部署規模大概是怎樣的?用戶復購情況如何?


王煒:中信銀行、中國鐵塔、上港集團、財通證券、華泰人壽等等,主要是金融和運營商行業的高價值用戶。用戶一開始可以從小規模,幾個節點開始,因為這個產品確實解決了他們很多數據使用和管理的問題,產品的用戶粘性特別高,會不斷的擴展節點規模,以滿足更多場景和更大規模的使用需求,客戶的復購率就會特別高,大部分用戶都做了項目二期,有些用戶已經完成了項目三期。


宋家雨:這款產品未來的演進方向是如何考慮的?


王煒:從部署的地理位置上來講,未來可以支持跨越本地數據中心、邊緣和多公有云,安全地提供備份、恢復、分析、合規性以及數據的快速交付與管理;從流程上看,可以更加無縫連通數據的全生命周期安全統一管理;從功能上來說,則是上訊ADM產品與垂直應用場景的緊耦合,強關聯。例如,在開發測試場景下,能否基于一套數據平臺,跑通所有的開發測試作業,而無需額外使用第三方平臺,比如測試版本控制,以降低額外的資源消費,提高開發測試效率。


宋家雨:上訊ADM產品適配信創嗎?


王煒:信創是國家一項重要的發展戰略,也是當今形勢下國家經濟發展的新動能,在此發展戰略的大環境下,2020年,“新基建”已全面啟動,各地信創項目開始大面積鋪開,信創產業逐漸發展成為行業的現象級風口。上訊信息作為堅持自主研發、產品安全可控的國內企業,勢必會積極響應并組織力量做好相應工作。


上訊ADM產品主要應用市場對應在金融及運營商行業,這兩個大行業在應用中對業務連續性和穩定要求壓倒一切,尤其在基礎軟硬件層面,一直以來是國際廠商的核心技術產品占據壟斷地位。而信創涉及基礎架構到應用架構,各級改造存在潛在風險,安全穩定責任風險重大,導致這兩個行業信創整體要求高、難度大。


上訊ADM產品目前已經取得在用戶環境中實際兼容適配的國產數據庫包括巨杉、星環、GoldenDB、OceanBase、浪潮,其他國產數據庫及操作系統也在持續兼容。


上訊信息面對信息化變革帶來的機遇和挑戰,將投入更多資源到應用技術創新、核心技術創新中,積極踐行創新驅動,推動國家信息安全的科技發展。



茄子app懂你更多_茄子app下载官网懂你更多_茄子app下载汅api免费下